煤炭之后俄罗斯石油再遭欧盟“封杀” “廉价能源时代”一去不复返?

欧盟对俄罗斯石油“下手”已几成定局。

当地时间5月4日,欧盟委员会发布第六轮对俄制裁方案,计划在六个月内逐步停止进口俄罗斯原油,并在年底前停止进口成品油。除了直接禁止石油进口外,欧盟还将目标对准保险公司,间接削弱俄罗斯向全球出口石油的能力。

鉴于此前一直反对的德国如今不再反对,欧盟禁运俄罗斯石油基本已成定局,预计将成为乌克兰局势升级最猛烈的一轮行动。受消息刺激,5月4日美国WTI原油、布伦特原油双双大涨5%,5月5日国际油价继续小幅上涨。

对此克里姆林宫警告称,欧盟将为对俄石油禁运付出日渐沉重的代价。俄罗斯政府发言人Dmitry Peskov表示:“欧盟会发现这是一把双刃剑,这些制裁对欧盟人民的代价将与日俱增。”

需要注意的是,俄罗斯石油出口受挫之际,欧佩克+也并未打算加速增产。在全球疫情抑制原油需求、产油国闲置产能不足等因素影响下,欧佩克+继续按原计划将6月产量目标提高43.2万桶/日。

小分歧难阻禁令最终出台

对于此次向俄罗斯石油下手,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表示,“这将是对所有俄罗斯石油、海运和管道、原油和精炼石油的全面进口禁令。我们将确保以有序的方式逐步淘汰俄罗斯石油,使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能够找到替代供应,并将对全球市场的影响最小化。”

尽管如此,冯德莱恩也承认,欧盟内部对禁令有分歧,尤其是对俄罗斯原油依赖性极高的欧洲内陆国家,例如匈牙利和斯洛伐克。

匈牙利外交部长西雅尔多5月4日表示,匈牙利不支持欧盟委员会对俄罗斯的新一轮制裁方案,因为这将破坏匈牙利的能源供应安全。匈牙利没有出海口,无法从俄罗斯以外其他地方的大型集装箱油轮获得石油。此外,匈牙利的炼油厂仅适用于俄罗斯乌拉尔原油,无法加工布伦特原油等其他产品。

此外,斯洛伐克经济部长Sulik也强调,该国唯一的炼油商Slovnaft无法立即从俄罗斯的乌拉油转向另一种石油,改变需要几年的时间。

按照欧盟规则,欧盟委员会的提案需得到27个成员国一致同意才能生效。但这一问题并非没有变通方法,为统一各成员国立场,欧盟委员会可能在实施对俄石油禁运的同时给予部分国家豁免或较长过渡期。三名欧盟官员透露,欧盟委员会的提案包括这种灵活性,可以让匈牙利和斯洛伐克有更长的时间逐步淘汰俄罗斯石油,或在2023年底前。

更关键的是,德国原本反对欧盟将对俄制裁扩展到石油领域,但近日立场已经转变,不再反对石油禁运,这也意味着石油禁运几乎已板上钉钉。德国已将俄罗斯石油进口比重从乌克兰局势升级前的35%降至12%。

但石油禁运带来的伤害仍无法避免。德国工商总会主席彼得・阿德里安5月4日表示,尽管企业对俄罗斯石油的需求可以通过其他供应来源弥补,但对俄石油禁运引发的油价上涨仍将增加企业财务压力。“能源密集型产业和物流企业将更加难以盈利,极端情况下,企业可能因为成本原因被迫停业。”

新纪元期货研究所所长王成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欧盟是“脱碳”先锋,在能源消费中可再生能源占据重要份额,但原油、天然气和煤炭仍然非常重要。去年的能源危机已经暴露出了欧洲能源供应结构的脆弱性,俄乌冲突正迫使能源政治化,对俄禁运煤炭和原油可能会加剧欧洲能源危机的深度和广度,并冲击欧洲乃至世界经济,可能将更多国家拖入“滞胀”的泥潭。

石油行业高级经济师朱润民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短时间内欧盟需要尽快找到替代俄罗斯石油的来源,如此大规模的替代很难短时间、低成本获取。因此,欧盟短期内必然会受到高油价、高成本的困扰,国际原油价格预计会高位运行。

欧盟能源禁运影响几何?

随着欧盟“咬牙”禁运俄罗斯煤炭和石油,市场也变得愈发畸形,能源供应困局难解。

船舶跟踪数据显示,4月美国生产商从德克萨斯州和路易斯安那州的主要码头向欧洲买家出口了4880万桶原油,创下2016年美国结束原油出口禁令以来的最高月度纪录。

但美国增加的产量显然无法填补世界第二大原油出口国俄罗斯的供应缺口。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数据显示,在俄罗斯供应减少的背景下,美国炼油商增加了对全球市场的供应,美国东海岸柴油库存降至纪录低点,这进一步加剧了供应压力。

鉴于能源市场紧俏的局面,德国副总理兼经济和气候保护部长罗伯特・哈贝克坦言,企业和消费者必须为能源价格长期处于高位做好准备,“廉价能源时代”已经结束。实施石油禁运对德国来说是可以承受的,但必将对德国经济造成影响。

反映在经济数据上,欧盟统计局4月2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受能源和食品价格大幅上涨影响,今年4月欧元区通胀率同比飙升7.5%,连续第六个月刷新纪录高位。更糟糕的是,能源供应短缺预计将进一步推动物价飙升,并导致欧元区经济增长持续放缓,最终可能会演变成一场经济衰退。

需要注意的是,在煤炭和石油之后,欧盟目前暂不打算对依赖性更高的俄罗斯天然气下手。王成强告诉记者,能源供给波动风险正在与日俱增,未来能源禁运的进程将取决于地缘危机的走向。欧洲对天然气的进口依存度为近90%,天然气进口总量逾四成依赖于俄罗斯,禁运天然气的难度是最大的。即便欧盟已经极力在找美国、卡塔尔天然气作为替代方案,但远水难解近渴。

目前欧盟只能逐步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考虑从卡塔尔、美国、阿尔及利亚等国家进口更多液化天然气,并建造液化天然气基础设施。

不过,如果乌克兰冲突无法解决,天然气禁运势必也只是时间问题。朱润民分析称,从迄今为止的信息看,欧美对俄罗斯的制裁力度比之前预期的要大,对煤炭和石油禁运的进度也比预期的更快,预计最后也会传导至天然气领域。

从种种迹象来看,全球已经不得不告别“廉价能源时代”。但与此同时,动荡的市场对于投资者而言可能也是机遇,例如,“股神”巴菲特正大举押注雪佛龙、西方石油,投资了数百亿美元。

对此王成强分析称,地缘危机将国际油价推向更高水平,而行业资本支出显著滞后于油价。今年一季度,国际油气公司的资本支出距离历史高位仍有近半的差距,行业长期以来资本支出不足的问题较为严重,这是看涨油气行业价值的底层逻辑。

尽管全球能源转型已经成为历史的必然,但传统能源仍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继续大展拳脚。在朱润民看来,传统能源不会很快就被替代,清洁能源对传统能源的替代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可以预见,未来20年、30年甚至50年,如果可再生能源不能在技术上获得颠覆性的突破,人类很难彻底摆脱对传统能源的依赖。

(作者:吴斌 编辑:包芳鸣)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 评论列表: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